首页 新闻

「大愚书论」艺术、哲学、宗教与人生

大愚曾经说过,在他看来,艺术、哲学、宗教是三条平行向前的线,只不过有时候艺术快于哲学,或者宗教快于艺术而已,本质上三者同宗同源,都是为了寻找同样一个难以描画的目的前进着。

传统书画艺术,汲养着千百年来中国文化的营养,这个文化就包括了艺术、哲学、宗教、人文等等,并且大愚认为,相比于宗教和哲学,人类只有在艺术之中的想象,才能够达到真正的自由与超脱。


艺术、哲学、宗教与人生

人的一生,就是其本身自然力量和自身精神力量相抗衡的过程,这个过程中,欲望、圣贤、自律、克制、纵容与放肆轮番登场,相互影响,最终绘就了整个一生的经历,也正如尼采所说,一个人对自己一生意志力的掌握,决定了他偏向与何方。

人只有具有强大的意志力才有驾驭人生、主宰世界的力量,强力意志,并不是对统治力、支配力、影响力的驾驭,强力意志很容易被望文生义,其实它与权术、权威、政治野心并无关联,真正的艺术家追求的是对人的生存及存在意义的探讨,是对想象的无限自由延伸,而不是对政治、学术、权力的追逐。

这也是为什么注重现实利益和功利的民族很难出现纯粹的艺术家,有的只是政客的缘由。


艺术、哲学、宗教与人生

大愚《万壑奇峰》

艺术是对宗教、哲学和科学的综合表达

大愚说:“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可分为四条平行线:宗教、哲学、科学和艺术。如果说科学是探索求证,哲学是思辨,宗教是自觉,那么艺术便是想象力和对精神的追求。”

可以说艺术是将外在与心灵、思想与情感深度融合出各种奇异美妙的意境,给人以独有的超脱和震撼,安慰和启迪。

艺术是对宗教、哲学和科学的综合表达

俄国作家列夫·托尔斯泰在他的《论艺术》中指出:“在自己的心里唤起曾一度体验过的感情并且在唤起这种感情之后,用动作、线条、色彩、声音及言词所表达的形象来传达出这种感情,使别人也能体验到同样的感情,这就是艺术活动”。

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,艺术的表现形式、手段和内容不断变化,但不变的则是对未来、对世界真相的一种探索。

艺术和宗教

早在人类社会早期,艺术和宗教便存在着某种伴生关系,而在宗教占据统治地位的社会,艺术和艺术家们往往成为宗教的附庸,并从宗教中寻找灵感和动力。但另一方面,艺术是发散自由的,宗教是收束内敛的,在超出限度范围之外,宗教对艺术是起压制作用的,反过来也正是艺术点燃了动摇宗教统治地位的文艺复兴之火。

艺术是对宗教、哲学和科学的综合表达

艺术和哲学

哲学是对自然、社会和思维规律的概括和总结,哲学思想的更新往往引领艺术创作理念的巨大变革,伟大的艺术作品背后总是承载着深刻的哲学观念。艺术可以去除哲学枯燥繁琐之弊,将情感思想融入具象的表达之中,从而提高人们的接受能力和理解能力。哲学通过艺术的手段展示会变得更有吸引力,艺术包含强烈的哲学反思,也会极大提升自身的价值。

艺术是对宗教、哲学和科学的综合表达

艺术和科学

科学的进步改变着人的审美意识,进而改变艺术的表现形式,如电影、电视和计算机多媒体等新的艺术形式,艺术往往能在科学创造中给人以意想不到的启迪、灵感。但科学是没有感情的,并不必然带来幸福感的增加,艺术比科学感性,更关注人的情感与心灵,因而可以弥补科技快速发展给人们带来的恐慌和焦虑。

艺术是对宗教、哲学和科学的综合表达



艺术与宗教、哲学、科学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它可以分别与三者紧密融合,相互影响,又可以抽象的想象力超出宗教、哲学、科学之上对三者进行综合的表达。

艺术比宗教理性自由,比哲学具象活泼,又比科学多出情感和人文关怀。语言文字是人类最主要的表达沟通方式,然而中国先秦时期就有“白马非马”的形名之辩,古希腊哲学家也提出诸多貌似诡辩的哲学论题,这些所谓的逻辑矛盾其实源于语言文字自身的局限性。

艺术是对宗教、哲学和科学的综合表达

也就是书不尽言,言难尽意,但通过艺术却可以表达言外之意,象外之象,能给人以莫名的、难以言说的震撼,人类的伟大之处便在于对客观世界和内在心灵永不停息的探索之中,而艺术无疑是不可或缺的一件利器,凡此种种都是艺术独特的价值和魅力。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;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,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